深圳热线百相

一个红码是如何引出 400 亿元惊天大案的?

时间:2022-06-22 11:17:13 来源:

本文字数:4730,阅读时长大约 8 分钟

作者 | 第一财经 冯皓 安卓 段思宇

编辑 | 张富贵 林洁琛

从储户网上爆料,到如今河南新财富集团被查、公安机关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 …… 时隔 60 余天,第一财经记者追踪数月、深度调查的 " 河南村镇银行线上无法提现 " 事件,背后谜团正变得慢慢明晰。

红码风波

6 月 13 日深夜,一个关于 " 犯我者虽远必朱 " 的网络梗开始小范围流传,讲的是一些人的健康码会不合常理地变红。

6 月 14 日上午 10 点 52 分,第一财经在机构媒体中首家发布了相关报道,证实了该事件并采访了诸多当事人,《人在家中坐,红码天上来,这群河南储户为何被强行变码》一文迅速登上各个新闻热榜,全国各大媒体也在此后数日连续追踪报道该事件,事件急速发酵,成为过去一星期最热的新闻。

这篇首发文章提到,王云刚到河南,就发现自己的健康码变成了红色,随后,便被当地要求隔离了,而她的 48 小时核酸检测结果,仍然显示阴性。

同样遭遇的还有邓先生。邓先生近 14 天一直待在石家庄的家中,并未到过河南。6 月 11 日晚,邓先生在他们自发组建的村镇银行储户沟通群中看到,一些储户因为扫了一个显示地为 " 郑州车站西南出口 " 的场所码,结果健康码突然变红。好奇的邓先生也尝试扫了这个场所码,结果自己的健康码也变红了。

更离奇的遭遇是王岗。6 月 14 日当天 14:50,距离首篇报道发布后不到四个小时,第一财经再次发文《储户被 " 赋红码 " 最新进展:12345 回复正申请解决,当地称离豫可转绿》,文中提到一个案例:王岗刚到河南郑州健康码就由绿转红,有关方面的人士告诉他返程就可以变回绿码,最后他不得不选择回家,红码真的变回了绿码,而他的核酸检测结果,却一直呈现阴性。

在储户们自发组建的村镇银行储户沟通群中,先后有来自北京、成都、石家庄、苏州、湖南娄底、山东聊城等全国多地的数百名居民向第一财经反映称,自己也遭遇了类似的诡异事件。

当天下午,多家媒体也先后采访了很多健康码突然变红的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即河南一些村镇银行的储户。

几乎与第二篇稿件同时,第一财经的 " 壹快评 " 栏目发表评论《随意 " 赋红码 " 行为必须立刻制止》,旗帜鲜明地指出 " 防疫工具如何变成了非法管制的利器,建议有关部门尽快查实真相,查清源头,即刻制止这种行为!" 紧接着记者又采访各方专家,先是从法律层面提出红码事件涉嫌公民隐私泄露和有关部门滥用职权(点击查看→《储户绿码莫名变红码,有关行政部门需要担责吗》),再从技术层面具体分析谁有权力赋红码,文章指出,健康码由各地政府主导开发,企业提供技术支持,行政部门有调取数据及修改的权限," 有关行政部门人工干预的可能性较大 "。(点击查看→《科普帖:健康码转码背后,谁有权力赋你红码》)

就在河南部分村镇银行储户的健康码被 " 赋红码 " 之后,6 月 15 日上午,郑州多个在建楼盘的业主向第一财经反映称,自己的健康码也曾在 6 月 12 日、6 月 13 日先后被 " 赋红码 ",而他们都曾向有关方面反映过购房中遇到的问题,同时,他们都被有关方面询问过是否为村镇银行储户。(点击查看→《郑州这些停工楼盘业主也是红码!曾和村镇银行储户同处一地反映违规问题》《河南楼盘业主 " 红码风波 " 背后,房企停工问题值得关注》)

本该用于疫情防控的健康码,怎么会变得这么随意和 " 精准 "?媒体和网友不断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呼吁追责的同时,是否找得到明确的法律依据?第一财经于 6 月 16 日采访数位法律界专家,他们指出,公民被莫名 " 赋红码 ",可能涉及行政权力被滥用的问题。(点击查看→《专家:" 赋红码 " 事件涉嫌权力滥用,追责有明确法律依据》)

在河南健康码 " 红码 " 事件发酵多日后,6 月 17 日下午 17:26," 清风郑州 " 微信公众号发布信息称:针对近日部分村镇银行储户健康码被赋红码的问题,郑州市纪委监委启动了调查问责程序,对发现违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的乱作为,将依规依纪依法严肃处理。(点击查看→《谁赋的 " 红码 "?郑州市纪委监委启动调查问责程序》)

红码和存款有什么关系?

无论是本地核酸阴性被赋红,外地人被河南场所码赋红,还是在建楼盘业主被赋红,共同信息都指向了 6 月 12~14 日到郑州的村镇银行储户。此前,由于河南多家村镇银行无法正常取款,一些储户非常焦虑,便通过多种途经反映自己的遭遇。部分储户原本准备在 6 月 13 日从各地赶到郑州,谋求取款问题的解决。

关于河南村镇银行的问题,早在 4 月 26 日,第一财经就发出过独家报道——《河南 4 家村镇银行线上不能提现,经侦专班已介入》。

文中介绍,2020 年 11 月开始,万先生在度小满等互联网平台以及银行微信小程序,陆续购买了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发行的存款产品,4 月发现这些存款无法提现了。

媒体曝光此事之后,据新华社 5 月 18 日报道,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近日,银保监会与人民银行持续关注河南 4 家村镇银行线上服务渠道关闭问题。目前 4 家村镇银行营业网点存取款业务正常开展,凡依法合规办理的业务均受到国家法律保护。

据多家媒体报道,类似万先生遭遇的人并不少,主要是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办理存取业务的用户,人数高达 40 万左右,涉及金额约 400 亿。这么大规模的存款到底去了哪儿?

背后集团浮出水面

6 月 16 日 13 点 36 分,第一财经发布《独家丨许昌农商银行和它背后的神秘股东们》,记者挖掘发现,此次取款难的几家村镇银行,背后的第一大股东均指向了许昌农商银行。

此前银保监会曾表示,4 家村镇银行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通过内外勾结、利用第三方平台以及资金掮客等吸收公众资金,涉嫌违法犯罪,公安机关已立案调查。对此,许昌市投资集团在《澄清公告》中回应称,河南新财富集团不存在股权投资、资金往来或业务合作关系。

然而第一财经记者查询资料发现,河南新财富集团与许昌农商银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6 月 18 日下午,河南省许昌市公安局通过官方微信发布警情通报称,2022 年 4 月 19 日,许昌市公安机关依法对河南新财富集团涉嫌重大犯罪立案侦查。

" 现初步查明,2011 年以来,以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吕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涉嫌利用村镇银行实施系列严重犯罪。目前,案件侦办取得积极进展,公安机关已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查封、扣押、冻结一批涉案资金、资产。" 许昌公安局称,该案涉嫌犯罪行为持续时间长、参与人员多、案情十分复杂。

当天晚上,第一财经发布《河南新财富集团被查!它参股的村镇银行储户曾被 " 赋红码 "》,第二天,新财富集团和吕某登上了微博热搜。这是吕某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线中。

吕氏帝国的资本网络

6 月 19 日午间,第一财经再发重磅《靠金融腾挪术发家,河南新财富实控人渗透村镇银行有迹可循》,提供了更多吕某的信息。

" 吕某 " 即吕奕,是新财富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出生于 1974 年的他,今年 48 岁。资料显示,吕奕目前国籍在塞浦路斯,并自我介绍为利比里亚驻中国商务投资代表、塞浦路斯阿芙罗赛达投资集团董事长,不过他的老家是在河南南阳。

曾在开封工作多年的退休官员林栋(化名)告诉第一财经,吕奕身后的吕氏家族,最初主要从事家电流通生意,并在豫西南地区有着一定的影响力。

吕奕第一桶金是来自高速公路。2003 年 9 月 26 日,河南兰考到沈丘的兰尉高速正式奠基,建设方兰尉高速开发有限公司背后的实控人,正是吕奕,彼时他仅仅 29 岁。这条 61 公里的高速,总投资 24 亿元,吕奕也获得了公路 30 年的收费权。

吕奕等人拿着一纸高速公路收费权,先后从国开行、工行共计贷出了 24.7 亿元。此后的一段时间内,吕奕掌握着 24.7 亿元巨量资金的支配权。

各种迹象表明,这些资金中的一部分,在某个时期被吕奕用于投向了金融业。吕奕通过大量的马甲公司,先后参股了国内多家城商行、农商行,并又以所持的部分金融机构股权为抵押进行投资。之后,又在国家金融监管日渐收紧时,盯上了管理更加松散的村镇银行,并最终掀起影响数十万储户的金融大案。

那么,吕奕究竟是如何一步步渗透到村镇银行的呢?6 月 20 日,第一财经以《河南新财富集团实控人套现手法揭秘》为题,详细报道了河南新财富集团及其实控人吕奕,通过参股甚至控股一些城商行、农商行、村镇银行,并以银行的股份为质押贷款的主体,再从与河南新财富集团关系密切的银行或第三方信托等金融机构套取资金的详细过程。

文中提到,曾在河南新财富集团下属某公司任职的王麟(化名)告诉第一财经,由吕奕实际控制的影子公司多达上百家,至少操纵了 13 家以上的城市商业银行和村镇银行。

不过,即便后来新财富集团逐步壮大,这些银行的股东名单里,却几乎从未出现过吕奕的名字。他的蛛丝马迹,最终出现在一些法院的判决书中。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在 2018 年 9 月 20 日作出的刑事判决书中披露,吕奕为寻求贷款,曾向郑州银行副行长乔均安借款 900 多万,后续,为获取更多贷款,又行贿 2300 多万,而且,两人还一起做起了吃息差的生意,由乔均安负责搞定银行批准,吕奕借款后再放贷给一些关联公司。在这份判决书里,吕奕的身份是新财富集团董事长。

王麟告诉记者,河南新财富集团的业务模式已然成型:找钱参股银行,然后把钱从参股银行套出来,高利放贷给其他企业。到了后期,随着直接控制的银行股权越来越多,河南新财富集团甚至直接介入了某些银行的高管任命、董事会成员选举等。

此后通过质押套现、取道信托等手段进行套现。将其持有的某家机构的股权,抵押至其影子股东埋伏的银行,套取出现金,这是吕奕所控公司的惯常手法。

目前,乔均安已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6 月 21 日 18:11,第一财经再发布《河南新财富资金路径再探:巨额套现再放 " 高利贷 "?》一文,大致梳理了吕奕套现后的资金运作路径。

吕奕曾通过恒丰银行一家,贷款就高达 35 亿元,但最终却 " 金蝉脱壳 ",仅还款了 3 亿元。第一财经还获悉,吕奕曾多次以旗下公司或公司股东、员工的名义,对外高息放贷数千万乃至数亿元,并因此引发多起经济纠纷。

河南新财富集团及其实控人吕奕到底套取了多少资金,目前尚难统计,资金流向了哪里也无定论。一位接近河南警方的官方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河南新财富集团的案情 " 非常复杂 ",牵涉到的公司、人数众多,而且,根据许昌警方掌握的线索,目前,确有部分资金,被转移到了境外,但具体的金额,仍在甄别、统计。

村镇银行的问题出在哪里?

按照中国百姓的常识,钱存在银行里都应该是安全的。星图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黄大智早在 5 月 27 日为第一财经一财号撰文指出,银行不分大小,不分成立的先后顺序,只要居民是在境内设立的银行中的存款,都受到存款保险制度的保护。但是历史上也出现过一些小银行取现难的问题,这反映了中小行在经营和管理上,与大行相比存在更大的风险。(点击查看→《为什么大中小银行存款,安全性是一样的?》)

村镇银行最早诞生于 2007 年,截至 2021 年末已有 1651 家。设立的初衷是为了解决中国农村金融长期供给不足问题。但实际操作中,面对各大银行的竞争,村镇银行事实上吸储很难,找到好项目贷款也不容易。

由于村镇银行规模较小,管理不到位,加上互联网存款的便捷性,村镇银行很容易绕过现行规定高息揽存,然后将存款借贷给金融集团或者品质不那么好的项目,实现规模快速膨胀。而一旦贷款回收困难,也就极容易出现无法兑付的结果。

6 月 21 日 12:41,第一财经发布深度长文《1651 家村镇银行现在怎么样?鲁冀豫数量最多,全国 122 家为高风险》,详尽分析了我国村镇银行的现状及问题。其中提到,据央行统计,截至 2021 年第二季度,共有 122 家村镇银行为高风险机构,占全部高风险机构的 29% 左右。

未完待续

从健康码离奇变红,到 400 亿存款不翼而飞,再到 4 家村镇银行的治理混乱,最后牵出一家神通广大的公司、一个心思活络的隐形富豪,和一个精密复杂的资金流网。该事件还会如何发展,以及对 " 赋红码 " 责任部门的调查问责结果如何,第一财经将持续追踪 ……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内容随你看。

推荐 40922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