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百相

心滚来滚去,不明白

2022-01-14 16:32:37 来源:搜狐 新闻

原标题:心滚来滚去,不明白

◎梁文佳

现在正值隆冬,我坐在有暖气的房间里读一本谷川俊太郎的诗集。我想谷川俊太郎是一位神奇的诗人,神奇之处在于,只要读过一首他的诗,就会轻而易举地爱上。最早接触到谷川俊太郎的作品,应当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之所以这样说,大概是因为四五岁的我还无法清楚地知道《阿童木之歌》的词作者姓甚名谁,以至于当我得知正是谷川俊太郎作词时颇为震惊。第一次读到的他的诗,也是印象最深刻的一首诗,是《二十亿光年的孤独》,诗歌语言如孩童般天真稚气,却在无形中让渺小的人与浩瀚的宇宙相互碰撞,生出一种奇妙的孤独感。

而我手中的这本《心与女人》则显得更为柔软、感性。正如诗集的名字那样,没有一丁点套路,书中的诗歌分为两部分,分别围绕着“心”和“女人”这两个感性主题。

在《心》一章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心滚来滚去》这首简单的小诗,短短四小段,每一句都以“心”作为开头,语言诙谐,用词简单,极富节奏感,如“心,踉踉跄跄一屁股坐下/心,一骨碌躺下/心,迷迷糊糊地打盹儿”,“心”的形象多么生动可爱。如果阅读原文就会发现,诗中回声般重复的音调构成了诗歌节奏的重点,而译者在翻译这首诗时一定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使用许多叠词来表达原文中重复语音的节奏感。诗中这种直白而重复的表述,很难不营造出一种紧张、焦虑、忐忑不安的氛围。其原文通篇使用平假名,没有一个汉字,即便是我这样的日语二把刀也能流畅地读下来,这也符合谷川俊太郎写诗的一贯作风——不追求晦涩冗杂的语言,用连小孩子都能读懂的话来写诗,却能达到玄妙的效果。

谷川俊太郎素有“心灵诗人”的称号,从他写了六十首与“心”有关的诗就可以印证。据言他曾连续五年以每月一首的速度连载这些写“心”的诗,试问若不是一位认真与丰盈内心对话的诗人,如何做得到?但即便是心灵诗人也有对“心”感到迷茫、困惑之时,并且可能是大多数时候,如《不明白》中的心不懂自己,无法用语言清晰地表明自己的感受;亦如《头与心》的对话,头不断地追问,心疲于说明和解释直至无言,“头不断发出语言/心对断定的语言很不满/被无法言说的情绪充电/心的保险丝突然烧断!”头是头脑,是理性、逻辑,而心是感性的,哪怕是诗人也无法用精确的语言形容心究竟是什么。让人无言以对的问题就应该用同样无法言说的答案作答,这便是诗人下笔的巧妙之处。或许真正明白“心”的人,恰恰是那些悟到心是不可捉摸之物的人吧!

相比那些写“心”的诗,《致女人》一章的诗则更为短小,四到六行是常态,但句子更长,含义也更深邃。这也许是因为人出生时普遍携带着“心”,相对而言,对女人的意识则更晚觉醒。读之前,我几度担心一个男人笔下的女人会显得轻浮、引起我站在女性视角下的不适,但当我读过之后才意识到这一担心的多余。诗人笔下那些轻轻触碰女性灵魂的文字,或直白,或委婉,不乏性感的描写,但无一使我感到厌恶,反而是一种极为单纯、对于艺术的欣赏——无论是我读诗,还是诗人读女人。

诗人所谓的女人,不仅仅包含男性对于异性的看法,他笔下的女人,可能是女儿、妻子、母亲,甚至只是作为女人本身而存在。我想之所以谷川俊太郎能够写出一系列动人的“致女人”的诗歌,大概和他落笔时发自内心地尊重女人是分不开的,这一点在书中的《谷川俊太郎答关于女人的二十二问》一节中也不难看出。这些诗中不乏一些略显伤感、寂寞的作品,如《更多日子》:“你独自流泪/在知道我之前你所做的一件又一件/……那一件又一件事情”,但我还是更喜欢那些欢快的。《捉迷藏》中独属于孩童的天真烂漫,《一起》中坦率的“开心”,只要能够“一起”,无论做什么都是开心的,尽管诗人在最后说:“在未必能拥有那份幸运的不安中/我煎熬着每一个夜晚”,但即便是不安,也仍充满憧憬。

谷川俊太郎的诗里没有晦涩难懂的隐喻、华丽的辞藻,有的只是平实、单纯的语言和诗文中流露出的真诚的目光。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抛却诗歌内容不谈,这本书的装帧设计同样深得我心:如孤独一般沉静的蓝色护封,浅灰色的封面,翻开书映入眼帘的淡橘色内衬。此外,柔和的纸张颜色、汉日对照的舒适排版、对诗歌来说无比重要的空白……如果说诗歌是呼吸的话,那么当我翻开这本书,字里行间空白处,处处满含诗意。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搜狐 新闻内容随你看。

推荐 28104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