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民生 > 正文

男子出国15年归来自家地盖起16层楼 产权是别人的

2018-09-13 17:29:43来源:

(原标题:深圳男子出国15年归来发现自家地上盖起16层楼 产权是别人的)

8月的一个下午,龙华区观湖街道大布头村,几栋外墙被印上大红“拆”字的居民楼在夕阳下显得格外显眼。该村从2014年开始推进旧城改造项目,目前已进入征地拆迁关键阶段,村子里几乎每天都有签约后准备拆除的房子。

2000年就离乡陈先生在这里就拥有一块宅基地,回国后发现宅基地上盖起了一栋不属于他的16层高楼,此事的产权纠纷调解一度达成协议又被陈先生撕毁,这栋大楼一时半会还不能拆。

男子出国15年归来自家地盖起16层楼 产权是别人的

涉事宅基地和16层大楼。

此前纠纷

“干姐姐”从母亲处骗走土地和房产

围绕这块宅基地,有一桩陈先生和他母亲都很愤恨的事:2015年10月,陈先生离乡15载后回国,发现自家宅基地上建起了两栋16层高楼,业主却不是他。更让他吃惊的是,家中的数处房产都被登记在别人名下,这个别人,就是“干姐姐”张女士。对此,陈母蔡竹容接受采访时说,陈先生回国前,她将一栋4层楼的出租屋和宅基地交给张女士打理。

等到陈先生回国后,才知道张女士联合时任大布头村村长、现任董事长陈春贤诱骗陈母签署了《土地转让合同》,张女士获得200平米宅基地,并允诺30万元转让费。之后,张女士与陈春贤、陈琼英签署三方协议合作建房,由张出地280平米,二陈出资,待房屋建成,张获得一、二层共计320平的房屋产权。

说起此事,陈母气得掉泪,“她(张女士)就是个大骗子”,要不是老二(陈先生)回国,“真不知道这家还能不能保住”。

干姐姐张女士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承认:“转让合同是陈春贤写好了给我让干妈签的,时间是假的,签字时间不是2007年,应该是2011年。”她表示,当时陈春贤找到她要开发建房,因其干妈(陈母)在村子里有房子,需要张女士的名额才能建设,于是编出理由要老人家同意把土地转让给她。对于协议中约定的30万元转让费,张女士更直言:“那时候跟干妈说明了是做给别人看的,从来都没给过。”对于陈先生家的大部分房产出现她的名字,张女士则称,“老人家年纪大了,儿子又在国外,办事不方便,我就帮忙跑跑。”

男子出国15年归来自家地盖起16层楼 产权是别人的

纠纷调解

陈先生获房产和200万补偿

2016年初,陈先生将这事反映到龙华区、观湖街道等相关部门。在陈先生提供的一份日期为2016年3月14日的《调解协议书》上显示,其一家人(母亲、哥哥和他)同张女士及张建兵达成和解,结果是张女士放弃此前所有产权,陈先生获得了2、3、4层共计660平方米的房屋产权(其中有100平方米赠与张女士),乙方张建兵外加补偿200万元作为地价补偿,但条件是要求陈先生在限期3天内撤销在观湖办事处(现观湖街道)、龙华新区(现龙华区)纪委等政府部门的投诉。

再起波澜

称宅基地面积被估少撕毁协议

2016年7月-8月间,陈先生又开始在各个新闻网站“旧事重提”并炮轰股份公司董事长陈春贤,称有新的证据证明他被欺骗了,他不能接受这个调解协议。

陈先生向南都记者提供了数份协议书,包括前面提及的张女士同陈先生母亲签署的《土地转让协议书》,还有张女士同陈春贤、陈琼英签署的《合作建房协议书》以及2016年三方签订的《调解协议书》,同时其还提供了原宝安县观澜人民政府的土地购买合同及收据,和一份2011年11月8日盖有该村委股份公司印章的调解土地争端的《地形图》。陈先生指出,这数份文件中对他家宅基地所登记的面积均不一样,有最初购地合同的120平米到土地转让时的200平米,再到2011年建房合同中的280平米,再到发生纠纷中的207平米,数据五花八门,可究竟面积是多少?陈先生表示,自己也说不准,但肯定不止120平米,2016年的调解协议按120平方来协调,他不能接受。

陈先生表示,按照当地合作建房的规矩,“我只想要回房屋面积的三分之一,也就是1100平米,并不过分,”陈先生表示,此前碍于没有证据,以及拿了200万的“封口费”不好追究,现在有证据了,他很有信心。

而大布头村股份公司董事长陈春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陈先生家的宅基地登记面积为120平米,建楼所需其他土地则是村里的,因常年荒废不用的,便在规划时将这一部分纳入其中而已。陈春贤强调,200万并不是“封口费”,协议

中明确表示为地价补偿款。在陈春贤看来,陈先生单方撕毁协议提出新的要求是不合理不合法的。“怕是200万都已挥霍完了,又找上门来狮子开大口的吧。”

男子出国15年归来自家地盖起16层楼 产权是别人的

进展

条件出入太大仍未达成和解

目前,南都记者从松元厦社区工作站了解到,双方因为所提条件出入太大,仍未达成和解,调解工作仍在继续中。

回应

涉事股份公司董事长 否认带头搞违建

从2016年下半年陈先生又开始向相关部门投诉,也在一些新闻平台、论坛上发表。此后,陈先生又在网上爆出新内容称,为村民建房子的包工头为陈春贤的亲家张建兵,村里大部分违法建筑均出自其手。张女士也称,“当年建房子时是以我的名义建的,为此我没少被执法队叫去处理问题,”但她表示,尽管曾被叫停过几次,可每次都是有惊无险,“但不敢在白天干,大部分都是趁着晚上天黑偷偷建,”就这样,几栋房子还是建了起来。大概一年后,张女士分得了协议中她的那份房产两层共440平米。

关于自己和张建兵的这一层特殊关系,陈春贤在接受采访时并未否认,但不承认他带头搞违建。他表示,虽然作为一村之长,但是村民要建房子,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当时合作建房子很正常,人家要建房子,我也没办法”。

推荐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